反腐反到現在,勢頭依然如狂風掃落葉,不僅是落馬的、還沒落馬的官員都有些心裡髮毛,還有不少行業性、現象化的腐敗領域,日子也不好過,比如正被國資委勒令停掉的某些機場貴賓廳,以及中紀委開始排查的各類培訓中心,還有那些建好了不敢搬進去、或者搬進去不敢掛牌的政府辦公樓。
  據新華社報道,一些用於接待黨政官員、國企領導的貴賓廳,由於缺乏監管,信息不透明,更容易成為中央“反四風”的死角。“反四風”的死角,這個評價同樣被中紀委用來形容從中央部委到各地方政府的培訓中心。察覺到死角存在,並試圖通過專項措施對其進行清理,應當說是必要的,也不可謂不及時,究竟有多少“死角”存在,又應當如何堵上對死角的監督漏洞?有必要問:這些在貴賓廳、培訓中心的各種貴賓,到底有多貴?
  機場貴賓廳不是都要關閉,按照新華社的報道,國資委通知中的那種貴賓廳,主要是指特供政府機關、國有企業專享的場所。以深圳機場為例,商務貴賓樓被分作1號樓和2號樓,1號樓主要用於商旅人士、明星,人流量稍大,也可以自由出入,而2號樓就沒那麼簡單了,服務對象主要是政府機關和國有企業,“車輛進入需經保安發卡放行,人員進入大堂還會被保安盤問身份”。
  完全市場化的機場候機服務,提供給有不同需求的乘客,並無不妥。關鍵是目前被列入清理整頓範疇的此類貴賓廳,耗費納稅人的公款不心疼,慷國家的慨不手軟,幾分鐘的停歇就是上千元的消耗,政府機關迎來送往,國有企業內部等級森嚴,這樣的花費,被視為一種身份的象徵,因為監督的風刮不到,自然肆無忌憚。話說回來,由國家公費開支的這些“貴賓”享受,不僅是要叫停和清理,還迫切得有一本清晰的賬,讓公眾也見識見識,這些年裡所謂“貴賓”的享用,到底花了多少錢。
  貴賓廳、培訓中心裡的貴賓服務,與豪華辦公樓里的“公僕待遇”,不僅是基於物質享受而催生的群體需求,還有包括對生活細節的諸多特權化便利。比如從這種“貴賓廳”休息完、準備出行的“貴賓”,是否還會因行政級別的高低,而享有“讓領導先飛”的要客待遇?再比如接送機之後除了豪華專車,是否該有警車開道?如是等等,都不算大事兒,卻攸關權力轉型。
  倚靠行政權力、資源壟斷而“貴”起來的貴賓,本身所面臨的,不僅各類特權尊享要悉數剔除,從制度再造視角出發來看,權力剛性制衡也必須得跟上。媒體追訪那些建好了不敢搬進去、或者搬進去不敢掛牌的政府辦公樓時,多次聽到所謂“風聲緊”的說法,由此不難聽出官員群體某些“避風頭”的念想。什麼才能確保這種遏制腐敗、監督權力的風聲一直緊下去,讓整個權力運作的流程不存在任何監督上的死角,是從治標走向治本所必須思考的大問題。  (原標題:[短評]“貴賓”到底有多貴?)
創作者介紹

kj43kjkv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